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理论·探讨

快三平台

发布时间:2019-09-09 23:04

作者:黄思华

  自2018年中美贸易摩擦以来,两国经贸关系持续紧张,美方加征关税规模更在2019年5月进一步升级,约2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被加征25%关税,大大加重了两国企业的贸易成本。由于出口商一般只能保持5%至10%的利润,即使美方买家愿意承担一半的加征关税,中方生产商仍会面对亏损。随着中美贸易摩擦走向长期化及复杂化,企业将在国际分工和供应链布局上进行调整,以应对贸易政策的不确定性。
  事实上,中国企业根据自身发展需要,向综合成本较低地方转移的趋势早已发生,中美贸易摩擦只是加快了这一过程。作为内地企业的首要投资平台及国际商业中心,香港在中国内地产业转移过程中可发挥更大作用,协助企业转型升级,实现高质量发展。
  中国制造业投资现结构性转变
  近年来,中国劳工及土地成本跟随经济高速发展而上涨不少,使部分企业减少在中国投资利润较低的制造业,继而转向生产成本较低的地方,说明中国制造业已由高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根据固定投资数据,2015年制造业投资的累计同比增长开始放慢至10%以下,对比2011年至2012年的20%已出现显著回落,直至2016年至2017年稳定在4%左右。2018年制造业投资回升至9.5%,但2019年上半年再度回落至3%。与此同时,中国工业增加值整体实现5%至6%左右的实质增长,对外出口亦保持较高水平,反映中国工业通过效率的提升而减低投资放缓的部分影响。
  根据外商投资中国数据,跨国企业在中美贸易摩擦开始前已对其在中国投资进行调整。2014年至2018年的5年期间,中国整体FDI流量达到6378亿美元,较前一个五年增加18%,其中制造业FDI下降22%,显示FDI增长主要是由服务业投资带动。利用同一组数据分析制造业FDI组成变化,2014年至2018年多个行业投资额均出现下跌,其中,纺织业、化学原料及制品、通用设备分别较前一个五年减少56%、28%和17%,但外资在部分高增长领域仍然强劲增长,例如,医药制造业增长高达54%。2019年前6个月,中国FDI录得478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7.2%,其中,高技术制造业实际使用外资50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3.4%。
  中外企业加强全球生产布局
  目前,中美贸易摩擦的首轮加征关税已生效超过一年,两国经过多次谈判仍未就取消关税、采购数额及协议文本等结构性问题达成共识,而且美方在2019年5月把针对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加征关税由10%升至25%,并于2019年8月初宣布对余下接近3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10%关税。中美贸易摩擦的不确定性,将加快企业进行区域性分工的布局。
  在企业调整全球供应链的过程中,东盟国家成为了设立新产能的理想目的地。2018年外资对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泰国和越南的制造业投资额分别增长36%、24%、239%和32%。在中国对外制造业投资中,东盟地区比重约11%,相信这些国家的制造业投资不少是由中资企业所带动。此外,南亚国家亦是中资企业积极扩展的目标市场,例如,孟加拉国、印度和斯里兰卡地区。整体上,在新兴市场设立产能的原因,大部分是基于劳工和土地成本考虑,这些投资主要是涉及劳动密集型的行业,如机械、电动设备、运输设备及电子产品等。
  预计大部分中高端制造业仍会选择留在中国市场运作。首先,中国拥有完整的产业链,由原料采购、零件供应、仓储、加工组装至出口运输等各生产环节都有完整的配套,所以,中高端制造业要在中国以外开设生产线的整体成本,不一定能够抵销美国的加征关税。其次,中国消费市场发展潜力巨大,在14亿人口中超过4亿属于中等收入群体,其收入及人数仍不断增长。因此,中国消费者将继续成为众多跨国企业的重要增长市场。再次,中高端制造业需要先进生产设备及技术人才。目前,中国具有1.7亿受过高等教育或有专业技能的人才,这是其他地区难以比拟的。另外,创新科技及核心技术将会是中国工业的发展重心,政府及私人部门未来将会加大自主研发的投资,强化高科技产业链的黏性,这些政策红利将鼓励更多高科技制造业投资。
  综合而言,此次中美贸易摩擦对亚太地区制造业布局的影响,主要会有一些较低增值的制造业加快从中国内地外移至综合成本较低地区,中高端制造业可能有少部分因成本原因回流发达市场或其他地区,但大部分仍会选择留在中国市场。
  在具体行业方面,纺织、塑料、家具等低利润制造业将面对产业链加速调整。在此次全球产业链调整的过程中,预计纺织、皮革制品及制鞋等行业从中国往成本较低地区外迁的势头将会持续,甚至是有所加快。事实上,中国纺织及鞋产品的出口总额从2014年开始回落,反映这两大行业已出现结构性转变。虽然主要纺织品及成衣未被美国加征关税,但美国已考虑向余下约3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关税,这意味纺织品及成衣未来亦可能受到中美贸易摩擦的波及。从2016年起,中国规模以上的纺织、服装、皮革及鞋类制造业企业数目已连续4年下降,因此,预计部分劳动密集型的代工纺织业,将会加快向东南亚、印度、孟加拉国或非洲等地区转移。
  另一方面,近年橡胶塑料、家具制造业及其上游化学制品产业亦出现产能过剩问题,使这些行业的工业增加值增速落后于整个制造业。受到美方加征关税的影响,这些产品的需求及利润将进一步受压。估计部分以出口为主要业务的生产商或会考虑把部分中国产能外迁至其他地区,以避开关税风险及降低经营成本。
  香港可协助中资企业高质量发展
  参考众多国际经验,产业转移往往是发达经济体必经的转型过程,这些国家不少是通过把传统低增值行业转移出去,集中资源发展高端产业及核心技术零件,以培育可持续发展的比较优势。值得一提的是,产业转移只是将整个供应链上的生产部分外包至其他地区,跨国企业的大部分增加值是来自于其他环节,例如,产品研发及设计、采购、国际物流、存货管理及销售等。在产业转型升级趋势下,我国内地经济将进一步走向高质量发展,香港作为国家“走出去”的主要平台,将在协助中资企业进行国际战略布局中发挥优势,并扮演独特角色。
  首先,企业在海外开展新产能时,可以选择买地建厂或者直接收购目的地生产业务。例如,2018年6月,有香港上市家具企业通过收购越南厂房,以避开美国的加征关税,2019年5月该企业表示越南的产能已足够应付四成的美国订单,未来会增加投资,目标在2020年8月把所有美国订单由内地转移至越南厂房。香港贸发局曾于2013年至2015年在内地主要对外投资地区(包括珠三角、长三角、环渤海地区等)向当地企业进行问卷调查。该调查发现,大部分企业有需要向外寻求不同服务支持,包括产品开发及设计、品牌及推广策略、市场营销、时时彩票、商业顾问、法律、会计等专业服务。其中,超过一半受访企业表示最有兴趣前往香港,寻找其所需的专业服务。作为国际商务中心,香港能够利用不同专业界别的优势,为中资企业提供专业服务,平衡投资风险。
  其次,香港汇聚了大量熟悉跨境投资及跨文化管理的国际人才,加上地理位置优越,香港的航空网络可于4小时内抵达大部分的亚洲主要城市。这些优势吸引不少美资、日资及欧资企业在香港成立地区总部,作为其亚洲区业务的管理中心。KPMG全球总部每年会公布一项超过1000位全球CEO参与的调查报告,2017年至2019年报告显示,营运风险已连续三年被全球CEO视为企业面临的五大风险之一,反映加强企业营运管理是众多CEO关注的问题。
  展望未来,中资企业进行海外投资的数量及规模将不断增长,这提高了中资企业对于国际化经营的要求,香港的国际人才可尽展所长,利用专业知识及经验,在中资企业加快国际化进程、提升区域管理能力中发挥积极作用。
  最后,创新及研发是提高质量及竞争力的重要动力。粤港澳大湾区的一项合作重点是培育创新科技。粤港澳三地政府通过重大合作平台建设以及港深创新及科技园、科研人才培养与交流等,便利湾区创新要素更有效结合,提升整体创新及研发能力。另外,香港拥有世界级的大学及基础研究人才,在法制及营商环境上与国际市场及标准高度接轨,能担当联系人角色,为内地利用全球资源以及企业转型升级起到促进作用。
  (作者系中银香港经济研究员)